您所在位置 > > 校园生活 > >校园文学

                                         

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

 

高二.二十一班  王梓佩  指导老师:蒲艳丽

我们需要思考吗?我们需要思考什么?我们怎样去思考?

我们懂得思考吗?

我们思考的不应该或者说不应该仅仅是李敏镐与金秀贤哪一个更花美男、苹果5S4S相比软硬件优化升级了多少;我们思考的不应该仅仅是我们高考时还考不考听力、我们怎样去用感动中国的事迹为作文装点门面;不应该仅仅是今天那谁谁话里是不是瞧不起我在讥讽我、我明天要交的作业应该怎样应付过去。

我想,我们更应该思考怎样去充实自己的内在,去践行“腹有诗书气自华”,思考中国不差人才不差技术偏偏差了一个“中国创造”;我们更应该思考为什么我们高考考150分的英语、国外的高中不考1分的普通话;思考感动中国究竟让我们学到了什么,我们为什么要每年举办这样一个不为收视不为盈利的活动;我们更应该思考我今天学到了什么,我学到的将来可以被我用到哪里去,我是不是还在坚持我的坚持,梦想我的梦想。

我从不认同“我们是学生,我们还太小,我们不应该去思考那些离我们那么远的事”等等诸如此类的论调。我们已经可以承担完全民事责任,我们很快就会标准意义的成年公民,去履行去行使那些政治收上我们背得烂熟的义务与权利。我们很久以前就长大了。我们这个年龄,孙策已身经百战、“孙郎”的名号威震江东,孙权已持掌江东印信,接受无数英才俯首称臣,曹操即将踏上举孝廉的仕途道路,不拘一格的雄才大略正在崭露头角,刘备虽然仍是涿县寂寂无闻的落魄皇族,满怀的雄心却已在家乡聚合起一群愿意为他效死力的徒众。我无意证明或对比,我只想说,我们已经很大了。我们不应该总去寻求长辈的庇护,我们应该思考一下,我们要怎样面对社会面对现实面对未来,站在自己独立的立场上。

我一向反感“我们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学习,我们应该全身地投入学习而不是去胡思乱想”一类冠冕堂皇的高论,我不希望超新星纪元哪一天真的的到来,中国会真的出现一个糖城时代,我们的确要把大部分精力用于学习,可我们学习是为了什么?懂得市场经济、知道厄尔尼诺在哪里、哪一年秋收起义?孔曰成仁,孟曰取义,读圣贤书,所学何事?

然而我们思考了,我们关心时政,我们关注局势,我们经过思考,有了可供谈资的精辟见解、宏观博论,我们可以拿我们的思考成果去与人分享、甚至炫耀。而这种做法,在我看来,尤其不能原谅。

“甘从千日醉,未许七哀诗”!

既然我们思考了,我们看到了那些污浊与虚假,我们质疑了那些含混与伪饰,我们愤怒于那些蝇营狗苟,我们伤感于那些人心不古,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去呐喊,只是彷徨?是有人堵住了的嘴,还是我们无从张开自己的嘴?我们为什么要把质疑伤感藏在心里?既然我们思考了,那么,我不妨设问,你是否真正地喜爱这个社会、这个现实世界?如果不,为什么不去改变,去把它改造成一个你的理想国?如果是,为什么不去维护,去长久地使这样一个理想国薪火相传?

我没有资格批驳任何人,我明白独善其身尚且不易,可是我们就是未来,我们就是这个社会这个现实的希望所在。我们中一定要有人去担当。放在古代,便就是“虽九死其犹未悔”、“虽千万人吾往矣”,便就是“两朝开济老臣心”、“要留清白在人间”,便就是“苟利国家生死以”、“去留肝胆两昆仑”,放在当下呢?

可是,问题的关键在于,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除非那个装睡的人自己决定醒来。